小鹤孤山.

“黑夜吞噬星空,一去不复返了。”

春水.春茶

春水煮茶。

-
“这世间固然青山灼灼,秋雨淅淅,天大地大,毕竟姑娘家,阿娘不求你名满天下,光宗耀祖,惟愿这一生安安稳稳。”
“春茶,头顶三尺有神明,这一辈子做的事,都得无愧于心,无愧于天地。”

01.

雪封深山,枝桠被积雪微微压弯,惊羽抖落一翅寒。房前屋后被厚厚的雪埋上供人行走的路,连开门都不便,空旷的环境里一旦出现声响总会传得很远,更何况是男人爽朗的笑声和女人温婉的答话。春茶拄着头倚靠着墙头,百无聊赖地戳着桌上阿娘因忙碌留下的水,正是十五六岁的孩子,精力充沛旺盛的很,她更是每日出去逛十几趟都不嫌累的主,如今就像是不得志的书生,耷拉着头。春茶爹心疼女儿这幅模样,偷摸塞给她个篮子,小声嘀咕着让她出去找点野菜什么的,不时还瞥几眼春茶娘,春茶娘看得出来心情大好,擦拭着小柜还哼着一首曲子,哼的是什么,没人知道。

春茶就这么偷摸摸跑出了家,等到春茶娘发现的时候,女儿的身影也早就隐匿在层层叠叠的大雪里了,这把她气得够呛,埋怨春茶爹的时候还不忘狠狠拧上他一把,仿佛这样都不改恨。

春茶自然美滋滋的,积雪踩在脚下“咯吱咯吱”的声音好像也镀上了一层甜蜜蜜的春日里清茶的香味,可别提这码事,刚一提,春茶就能从头给你讲到尾,这茶这么泡好喝,多热的水或者放多少的茶叶,个个都头头是道,也是,春茶家毕竟种了多少辈的茶了,她不了解也对不起她的爹妈。

还来不及多想些别的,前面的雪地里躺了个黑衣少年,乍一看倒不像活人,他身下雪地里殷红一片,衣角上还滴答滴答,红色珠子将欲落下。春茶懵了,手里的篮子掉在地上,闷闷的声音。少年似乎还有气,缓缓地抬头看向春茶的方向,唇瓣微微翕动,示意着春茶别怕,过来。

春茶一个文弱的姑娘硬生生地把少年背了回去,一路上她都在想,回去怎么和爹娘说呢?这是她的情郎?她突然停住脚步,可能是累了,又好像想到了点东西,她问。

“我叫春茶。”
“真好听。”
“那你呢?”
“阮菩。”

春茶暗自在心中念叨,阮菩,阮菩,真好听。阮菩突然接了话,单单一句谢谢搞得春茶又有点懵。

“我是天上的神仙,和一只老虎精打架才成了这样,你相信吗?”
“我相信。”

02.
春茶爹对春茶捡回来个男孩子是很不满意的,但也不好说什么,毕竟她娘看起来就开心得很,虽然这让他很不满了。

“阮菩,阮菩,娶我可好?”
“春茶,神明与人不可相爱。”

那时窗外正晴空万里,春日几秒便是一朵艳丽的花,春茶跪坐在地上,眼中光芒闪烁着,虔诚地望着勾着笑容的少年。

“阮菩,那如何成神?”
“登上天梯,承受天雷,到了便成神,不到灰飞烟灭。”
“春茶,不要,不可能的。”

我要。

03.
阮菩记得那天春茶坚毅的身影和眼神,还有春茶娘撕心裂肺的喊声,春茶爹甚至在自己面前直挺挺地跪了下来,无非就是一个内容。

“求你,救救她,救救春茶。”

04.
春茶受过了九九八十一道天雷,登上了天梯却只换来阮菩的一句“春茶,你已成神,神应无私欲且情感。”

阮菩。你到底想要什么呢。

05.
“春茶,我需要你,我需要娶你。”
“…好。”

06.
有时候,春茶会再次想起当初雪地里躺着的少年,笑起来甚是好看,可能言语会骗人,但眼神是骗不了人的。

“是啊,阮菩喜欢春茶。”
“这就是春茶的故事,春茶的一生。”

07.
但愿再有一世,不会醉倒在这人生旧梦里。